冬天的風有些強勁,我大力踩著腳踏車,搖搖晃晃地彎進了巷子裡,連一秒的時間也不敢停留。

 

風愈來愈狂,我的臉龐拂過淡淡鹹味,是海的味道。

 

回到家,院子裡曬的衣服早就被風吹落,四散在各處。

 

我心急撿拾著衣服,等到全部都撿完了,一抬頭,我才驚覺客廳裡的檯燈已經被點亮,正柔和綻放著暈黃的光線,使室內看起來格外溫暖。

 

然而,平常那盞燈,都是由我點亮的,依爺爺現在的情況,他根本不會去轉亮那盞燈。

 

會不會,是有人來了?

 

「爺爺,誰來了嗎?」我匆匆跨過門檻,走進了客廳,習慣性地看向爺爺常坐的搖椅,爺爺卻不在位置上,室內也沒有別人。

 

我皺眉捧著衣服,快步走到爺爺的房間,發現房裡空空蕩蕩的,爺爺依舊不在裡面。

 

我開始緊張,擔心爺爺跟上次一樣,獨自走去外面了。

 

爺爺會記得回家的路嗎?

 

天色已經暗了,他的眼睛又不好,看得清楚嗎?

 

我心裡想著這些可能性,心急如焚的跑出房間,才想衝到屋子的另一邊找人,廚房就傳來了爺爺爽朗的呼喚──

 

「哲宇,回來囉?快來吃飯,爺爺煮了一桌子的菜呢!」

 

我震驚地頓了頓腳步,有點不敢置信,甚至不敢再往前走,深怕自己還在夢中,才會有這麼好的事情發生。

 

爺爺他似乎……清醒了?

 

我多久沒見過爺爺神智清醒的模樣了?是兩年嗎?還是三年?

 

日子過得太快了,我已經不記得爺爺上次清醒的時間了,如果這是夢,我寧願一輩子不要醒……

 

「哲宇,菜要趁熱吃才好吃喔,有什麼事情待會兒再做,先來吃飯。」爺爺再度揚聲高喊,語帶催促。

 

「爺爺,我來了。」我笑著回應,才發現自己哽咽了。

 

還未走入廚房,就聞到了熟悉的飯菜香,我以為自己早就忘了這味道,沒想到爺爺一醒,以前的回憶就如潮水般,不斷地在我的腦海中湧現;很久以前,爺爺也是像這樣的,每天為我煮三餐,天天怕我挨餓受凍。

 

然而,自從爺爺生病後,我就不曾吃過爺爺親手燒的菜了……

 

「哇塞,怎麼這麼香?林哲宇,你養豬般的廚藝死而復生啦?」

 

正當我要往前走的時候,阿凱調侃的聲音從門口傳來,我轉頭,看見了阿凱的燦爛笑顏,仍然是那副欠扁的樣子。

 

「王宏凱先生,你說誰的廚藝養豬?」被他胡亂一鬧,我想哭的情緒硬是減少了幾分。

 

「就你啊,不然還有誰?喏,我今天去吃我表姐的喜酒,包了超多好料的給你加菜,夠義氣吧!」阿凱舉高雙手拎著的袋子,很理所當然地回嘴,仍在狀況外。

 

「最好是,一定是阿姨想起來的,你絕對只會顧著吃──」我吐槽他,不屑他往自己臉上貼金。

 

「唉呀,是宏凱來了呀?恰恰好,今天林爺爺煮了滿桌子的菜,一塊吃吧!」同時間,爺爺從廚房走了出來,滿臉笑意地招呼阿凱。

 

阿凱驚嚇地張大了嘴巴,瞪著身穿圍裙的爺爺,像是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,久久無法回神。


「你們這兩個小夥子是傻了麼?本教官在外頭叫了這麼久,也不來幫我提東西!虧我還買了年菜來慶祝新年呢!等一下你們就別吃雞腿,我要全留給林伯──」忽然,張教官的碎唸飄了進來,唸到一半就硬生生停住。

 

我好奇轉頭,就看見屋子內外各有一尊石雕,動也不動的,呆呆望著爺爺。

 

見到此景,我終於再也壓抑不住情緒,笑著流出眼淚。

 

今年,真是個好年。

 

新年快樂。

 

 

 

力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