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未進入體育館,熱鬧的喧譁就傳了出來,有此起彼落的喇叭聲、主持人用麥克風挑戰男高音,更有社團在敲鑼打鼓,各種誇張的招式紛紛用上了。

  

我一聽到震耳的音量後,忍不住輕輕皺眉,很想直接轉身回宿舍,繼續吹那台要壞不壞的電風扇,涼涼補眠到晚上。

  

我真搞不懂,自己為何會沾上這種苦差事?三點整,正是太陽最大最熱的時候,不是最適合在家裡睡午覺嗎?為什麼我非得來體育館人擠人呢?又熱又吵的,好想掉頭就走……

  

「林宜,社團招生一年就一次,妳不能反悔呦。」阿傑瞧見我遲疑的神色,立刻將手搭在我的肩膀,看似友好,其實是預防我落跑。

  

我斜瞄阿傑的手臂,嘆氣了。

  

唉,相處愈久,阿傑愈像我肚子裡的蛔蟲,光看眼色就知道我心中的意圖,想跑都跑不掉……

  

「我知道。」沒好氣地拍掉阿傑的手臂,我認命踏進體育館,沒多久就找到籃球社的攤子──

  

「林宜,來唄,妳穿上去肯定很適合,就別感謝本姑娘幫妳拿出來了。」小雯不曉得啥時鑽進了攤子裡,笑著從裡面遞出一個黑色塑膠袋,殘忍提醒我丟臉的時間已到。

  

原來,剛剛小雯走得比跑還快,是急著把找這玩意兒找出來?她會不會太無聊了一點?

  

「就半個小時。」我伸手接過沉甸甸的塑膠袋,將它打開,撈出每年社團招生必穿的法寶、史上無敵霹靂醜的「籃球裝」──

  

瞧瞧,那用鐵絲撐起的橘色球形,根本就是廟會常見的燈籠放大再放大,只差沒在中間點枝蠟燭……

  

媽呀,真是有夠醜!

  

現在落跑來得及嗎?

  

「小林林,我幫妳把風,快換吧!」阿傑像是早料到我會想臨陣逃脫,笑嘻嘻擋在攤位出入口,完全堵住我的去路。

  

「林宜,妳落跑會再長高五公分喔。而且,這是妳自己主動發誓,有錄影存證,妳賴不掉的。」小雯倚在門邊,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。

  

然後,她賊兮兮地拿出手機,按下了撥放鍵,手機隨即傳出了我很熟悉的聲音──

  

「我,林宜,今年絕對會去籃球社的攤位幫忙招生,落跑會再長高五公分。」

  

啊啊啊啊啊!

  

什麼熟不熟悉的,那根本就是我的聲音啊!

  

「陳倩雯,妳明明是用相機拍的!」我拒絕再聽那愚蠢的毒誓,飛快搶過手機按下了停止鍵,瞪著小雯低聲控訴。

  

可惡,如果不是半夢半醒間,我哪會這麼容易就被錄影留下證據?五公分?我都已經長到一百七十三點五公分,再長高五公分還得了?不行,我以後又沒有要靠籃球吃飯,長那麼高做啥?

  

唉,老天爺真是開了個大玩笑,讓我不僅身高像爸爸,臉也長得像爸爸,每次想到心中都會淡淡地悲傷,嗚嗚嗚……

  

「嘖,妳當我傻了嗎?不知道是誰噢,早上偷偷把我的相機藏起來,還把電池拔掉分開放,這種幼稚園小朋友的舉動真叫人不齒……」小雯不悅地瞥了我一眼後,才露出巫婆般的微笑,繼續說著:「再者,我是那種只留一個檔案的笨蛋嗎?本姑娘就大發慈悲的告訴妳,我存了三份檔案,一份在相機、一份在電腦、最後就是手機這份了。」

  

小雯拿著手機轉呀轉,獻寶似的。

  

聽完,我忍不住掩面抗議:「那種無聊的東西,妳留著幹麻!」

  

而且,還複製存檔留了三份,真是有夠心機!

  

「我本來也沒有想到要留著,是張仁傑叫我別刪,我就意思意思的留著了。」小雯聳聳肩,隨口抖出幕後主使者,壓根不管阿傑的暗示。

  

然後,她拿了整整一大疊的傳單走到攤子外,見人就微笑遞傳單,沒空再閒扯五四三。

  

聞言,我瞪向阿傑。

  

再瞪。

  

「小阿宜,快穿吧,我要為妳記錄這最美麗的一刻!」阿傑假裝沒感受到我的瞪視,興奮地從背包摸出社團專用的攝影機,還露出小孩要糖果的表情,笑容天真無邪到了極致,直逼失智老人的等級。

  

那眼神,看得我渾身雞皮疙瘩亂竄,噁心得想吐。

  

「停,不要再用這種表情盯著我,小心我扁你。」我迅速撇過頭,忍住自己想踢飛阿傑的衝動。

  

「好,我不盯著妳,妳慢慢來就好。」阿傑說完,兩手各伸出食指,很乖巧地在嘴巴前打了一個叉,但是他的眼神透露了真實情緒,左移右飄的,滿滿都是戲謔。

  

我背著阿傑慢慢套上「籃球裝」,硬是不理他。

  

接著,我轉過身,立即聽見驚天動地的「噗」一聲──

  

只見,阿傑仍然維持著嘴巴打叉的姿勢,可是他全身上下抖得厲害,明顯在忍笑。

  

我冷冷瞪著他左右飄移的眼珠子。

  

左、右、左、右、左、右……

  

差不多了。

  

「哇哈哈哈哈!小阿宜,妳真是太可愛啦!哈哈哈哈哈……」果然,阿傑瘋狂大笑了。

  

我等的就是這一刻。

  

「你、給、我、閉、上、嘴、巴!」逮到機會出氣,我不顧自己穿著「藍球裝」行動笨拙,硬是惡狠狠地撲向阿傑,想一腳踩得他叫爹叫娘,沒想到卻不小心絆到了桌腳,整個人用大字型跌向地板,眼看就要叫爹叫娘了──

  

「林宜!」

  

「小心!」

  

忽然,我的兩條手臂都被及時抓住,僥倖逃過一劫。

  

我看向左邊,滿臉擔心的阿傑。

  

而右邊呢?

  

是一個陌生的男孩。

  

李恆佑,我就是這麼遇見他的。

 

 

 

力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